贾跃亭辞任法拉第未来CEO,造车梦窒息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UU直播网-UU直播资讯网


贾跃亭在法拉第未来已那么未来。

8月28日,据外媒报道,电动汽车初创企业法拉第未来公司(Faraday Future)敲定正进行重组,其首席执行官贾跃亭或将辞去领导职务。此前的8月26日,法拉第未来可能性表示,该公司可能性会重组为合伙制企业。

至此,贾跃亭与法拉第未来分道扬镳。

贾跃亭原来有被委托人的“高光时刻”。2010年8月12日,乐视网在深交所登陆,共发行股票21150万股,发行价达到29.9元人民币/股。上市的第一年,乐视的营业总收入就同比增长63.49%,接下来的数年里更是翻了数倍。至2015年5月12日,乐视网股价每股高达179.03元,公司市值登上11505亿人民币的历史巅峰。

彼时风头无两的贾跃亭,不再满足于将被委托人局限在互联网,他的目光投向许多产业:手机、电视......在贾跃亭的眼中,一座宏伟的商业帝国正在崛起,而超级汽车是这座帝国必不可少的一每种。

2014年4月,贾跃亭联合前特斯拉高管尼克·桑普森、莲花中国区高管聂天心,一起在美国加州成立了一家公司。当年夏天,公司正式更名为法拉第未来(Faraday Future)。

2015年12月,法拉第未来敲定投资10亿美元在内华达州建厂;2016年1月的CES展上,法拉第未来发布概念车型FF Zero 1。但就让,FF并未能有所发展。

自2015年6月第一次减持乐视股,到2017年7月飞赴美国,贾跃亭合计套现超过1150亿元。

与此一起,法拉第未来的境况急转直下。2017年1月,法拉第未来首款车型FF91的发布会具体情况不断;7月,公司敲定放弃内华达建厂计划;2018年,公司与恒大的斡旋更是以双方诉讼告终,原定20亿美元的投资恒大只兑现8亿美元。2019年3月,公司与第九城市达成协议,双方建立合资公司,后者将注资最高6亿美元,并掌握业务经营控制权。至此,贾跃亭的出局已成定局。

作为互联网造车的鼻祖,相较于2017年实现年产量十五万辆的特斯拉,以及2018年产出1万余辆的蔚来,曾信誓旦旦将目标定为年产量十五万辆的法拉第未来,已被结结实实地拍死在沙滩上。

毁掉法拉第未来的,都在别人,正是贾跃亭被委托人。

其一,财务具体情况糟糕。作为一门资本深层密集型的产业,造车对于资金需求极大。在深层资金压力下,怎么才能 才能 把每一笔钱花在刀刃上,至关重要,但贾跃亭似乎不以为然。法拉第未来成立之初便高调敲定将用10亿美元建厂,公司团队原来建议贾跃亭收购三菱改造成本1-2亿美元的旧工厂,但遭到否决;另外,公司的财务具体情况极不透明,资金的来源与去向均由贾跃亭和邓超英把控,令公司内外感到疑惑和担忧。

其二,管理模式混乱。被贾跃亭安排进法拉第未来的陈超英,曾担任过电影制片人,但在汽车行业那么任何背景。多名前员工表示,邓超英对财务的控制权要超过法拉第未来的财务总监。另外,邓超英在法拉第的职位就让甚清晰,她曾是公司CEO,又是总裁,领英账号上则称被委托人是行政副总裁。

其三,产品定位错误。FF91面世之初,就得到各方舆论的认可。但在美15-150万美元的预售价和在华150万元以上的预售价,使FF91注定成为富人的座驾。法拉第未来曾宣称FF91是电动界的劳斯莱斯和宾利,主打奢华和高配置,但一起又宣扬被委托人独步天下的加速性能和激烈驾驶乐趣,是因为即使在富人群体中,FF91也那么明确的目标受众。

尽管贾跃亭辞任了CEO,但FF并未找到被委托人的方向。法拉第未来的未来在何方,仍然无从知晓。